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古言>笑乱浮沉

第006章 夫妻日常 动嘴与动手

书名:笑乱浮沉|作者:浅笑浮沉.|发布:2021-02-23 19:44:14| 更新:2021-02-24 14:25:26 | 字数:3987字

  李绥绥进内院,三房汤氏——汤菀秋。

  李绥绥外,脚木屐原磕,话,满眼期待

  汤菀秋四十二,容枯槁,身形单薄,芳华再。双怒气冲冲眼眸显格外精神:“听闻今樊楼?今方!平!”

  “今?”李绥绥连丝笑留。

  “什!”汤菀秋闻此,声音已尖利,“祠堂等给二哥儿柱香,干干净净?”

  罢,声音哽咽:“二哥儿,白白死九泉…………”似乎表达,半晌声,“二哥儿,二哥儿,瞧瞧,喜欢,怎喜欢,连久,才久……”

  李绥绥站,冷眼瞅阻止,,落秦恪,两并肩处,汤菀秋哭。

  汤菀秋秦恪,眼泪更厉害:“瞧瞧,二哥儿,瞧瞧,念念三弟,连灵位……服丧,怕……呵呵,早……二哥儿,呢……”

  李绥绥指尖伸耳朵挠:“,秦邈怕九泉闭嘴。”

  汤菀秋噎,顿嘴角,连哭带怒:“二哥儿死!呵呵呵……二哥儿被克死洞房……便九泉!”

  李绥绥眉梢挑,声音两分:“汤菀秋,谁克死定,秦相番!”

  汤菀秋容扭曲,笑:“二哥儿阴间爬告诉底怎二哥儿才……十九岁!害死……毒妇…………!”

  罢,张尖尖十指,向李绥绥扑,秦恪使眼色,汤菀秋给按住,汤菀秋挣扎断,声音更加愤愤:“啊,啊!二哥儿瞧瞧,……貉,瞧瞧,暗通款曲……呵呵呵,怕早计划…………瞧瞧啊,双宿双栖……何痛快……”

  李绥绥呵呵笑:“累?换点新鲜秦邈两句!”

  “!”汤菀秋目赤欲裂,,已轻,“毒妇!难!李绥绥,!害血口喷洗掉身罪孽?哈哈哈,谁呢?高高,万李三岁……哈哈哈……荡/妇!***!……荡/妇死……哈哈哈……二哥儿……”

  秦恪眉头皱:“汤姨娘犯病,堵嘴,送回,记药喂。”

  “敢!敢!……唔唔……”汤菀秋欲再骂,已被嘴,两胳膊往外推。

  汤菀秋哪,满仇恨已充血双眼,狠狠

  ,秦恪补充:“汤姨娘病轻,环翠园半步,免惊扰父亲。”

  已经被押木香园,李绥绥,唇角紧抿。

  秦恪眼,才:“需理疯病已入膏肓,……”

  李绥绥侧头迎向秦恪目光,眼讥讽再掩饰:“疯逃避?呵呵……正便荡/妇,别处睡吧!”

  罢,再秦恪,踏木屐往屋内走

  磕哒声显格外脆响,似踩碎石板。

  秦恪眼眸冷,两步并做步,跨进屋。

  门重重关

  李绥绥回头,往侧边寝室走,顺路脚踢翻张凳,犹爽,回身脚,将直踢向秦恪。

  力猛,势汹汹,秦恪皱眉,闪身避,凳“乓”巨响,声音未落,已经欺李绥绥,铁钳般掐住李绥绥颌。

  “恼什!”秦恪唇角失笑,阴鸷冷

  李绥绥目光更凶悍,指甲深深嵌进秦恪背,龇牙咧嘴:“滚滚!”踹向秦恪身。

  秦恪膝盖顶,给将腿压钳住李绥绥力,给丢至床榻,李绥绥脑勺直接撞床壁“咚”声闷响,已满脑袋金星。

  “哪句话碰神经?”秦恪声音尤冷,身体已经压,方才钳住,已经移至脖颈,“谁让跟谁闹脾气?”

  李绥绥眼阵阵黑,秦恪未留呼吸已畅,却字:“滚!”

  “李绥绥!”秦恪瞳孔骤缩,声音阴沉,“警告敢再滚字!……”

  话未完,“滚”字李绥绥口已经被掐快翻白眼

  秦恪怒极反笑,松钳住衣领,冷:“!”罢伸扯李绥绥衣衫。

  连气喘顺李绥绥冷笑:“点本?除?”

  “闭嘴!”秦恪风度皆李绥绥头顶丝,扯仰,已经飞快精光。

  李绥绥此刻暴怒,双乱挥,声“啪”脆响秦恪脸

  秦恪滞,眼泛赤色,再衣服,钳住纤细腕别头顶,狠狠掐住颌,咬牙切齿:“李绥绥!秦恪!哪件默许,?外怎管!胆敢再逆试试!”

  “逆何!”李绥绥满眼讥诮,“掐死!别给反扑。”

  秦恪连连冷笑:“呵,死,白费!今赌局,思,死?嗯?”

  李绥绥脸色终变,秦恪神几分畅快:“江咏城谁?算计银库,吃素聪明?吹捧般厉害?李绥绥,谁?谁给擦屁股呢!”

  李绥绥很快镇定,直直秦恪,目片清冷:“何!表达?”

  “呵,。”秦恪笑,松颌,指沿巴尖路往滑,“外给少帽……呵呵呵……”

  指微凉,路碰触腹才停,指腹绕巧精致肚脐打转:“且,新婚夜,才嫁给二哥连洞房未入,李绥绥啊李绥绥,真叫…………”

  罢,目光肚脐掠脸颊,:“?”

  李绥绥牙关咬紧,眼神刃,却吭。

  “每次问,奇。”秦恪见此,更兴致高昂,“啊,忘,今,怕惦记呢,二哥死完身?”

  “?”李绥绥唇角钳制勉强勾,眸波光潋滟。

  秦恪挑挑眉,洗耳恭听。

  “配!”李绥绥声音高亢,随即哈哈哈

  秦恪眼神骤利,掐住指节泛白,李绥绥却遏制住狂笑,连眼泪:“脸指责?哈哈哈哈……花花草草少?跟提贞操!配!哈哈哈……笑死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秦恪脸

  ,李绥绥早笑花枝乱颤,哪肯闭嘴:“咱俩别相互恶……赶紧窝……老快笑岔气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  见秦恪走,李绥绥幽幽补充:“欸,惜咱俩胃口喜欢新确实玩,咱俩闭闭眼,忍忍试试?”

  阵讥笑,肆忌惮,却狼狈堪。

  秦恪目光锁,直快笑,才终,退床沿外,声音比冷漠:“今给二哥计较。李绥绥,掂量掂量,次再敢话,。”

  罢,脚踹床侧,声闷响,便步流星往外走。

  李绥绥忘嘲笑句:“脚疼,床坏姑奶奶睡爹屋!”

  声重重关门声回应话。

  李绥绥伸,指揪住纱帐,“撕拉”声响,纱帐给,全数落至累极,李绥绥弹,眼睛,始入梦。

  李绥绥梦,每每夜,梦境回,反复休。

  梦见秦邈。

  秦邈乃秦仕廉二,汤菀秋,李绥绥夫。

  梦桃花微雨,君温润玉,桃花静锦绣十二

  李绥绥曾觉,秦邈此三岁、秦邈九岁,秦相娃娃亲,秦邈聪颖,性沉静柔,九岁已仪表堂堂。极宠李绥绥,乃良选。

  始,秦邈进宫便影随形,性格强势,秦邈却温柔谦,两者互补,相处极融洽。

  李绥绥等十三岁,终偿嫁给,却婚房见五官涌血,惨死即便,秦邈张满血污梦境犹新。

  每每梦见此刻,梦境风吹雨打被蒙眼,风雨猖狂,狂掩盖住绝望惊叫嘶喊,身体撕裂比及脑海崩溃,声音犹狱受煎炸恶鬼,惨烈、助,……

  每次梦见秦邈,随噩梦怕……

神奇推荐位
  • 商界大佬的甜妻日常

    酒当家 / 著

    为给家中长辈治病,宋倾城算计商界传奇郁庭川。新婚夜。她递上一份婚后协议。男人看完协议...

  •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

    李不言 / 著

    不言新文开坑《顾先生的金丝雀》【我徐绍寒这辈子没有离异只有丧偶】【离婚?你做梦】【即...

  •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

    卷云白兔 / 著

    甄善,貌若天仙,心若恶鬼生前为祸国殃民的妖妃娘娘,死后是搅得地府不得安宁的恶鬼阎王为...

  • 星际二婚之全能后妈

    泉青叶 / 著

    米乐乐先天不孕,江止戈英年早“育”。两个人的后妈一对眼:这是天作之合啊!快安排相亲的...